提要

企业和人一样,飞黄腾达的时候,大家没啥区别。真正拉开差距的,是低谷时在做什么。是直接躺平,还是怨天尤人,还是苦练内功?兰州腾达壹品在疫情期间弯道超车,既凭硬功夫,也有巧功夫。

做标识加工的第23个年头:
利润在减少,危机在增加

用一年的时间弯道超车可能吗?腾达壹品的总经理李玉明已酝酿很久,不管行不行,客观上和主观上他都得这样做。
从1998年成立腾达壹品,李玉明做了23年的广告牌标识加工。也有过风生水起的光景,但论现在,利润不断减少,李玉明的危机感在增加。
方向感在哪里?这个倒不难。李玉明想在金属加工领域做点更难的事情。钢结构发展迅速,他注意到,如今包括加工厂在内的80%厂房都用钢结构建造,需求相当旺盛。

△如今,大多数厂房都开始采用钢结构建造。
从广告标识制作到钢结构加工,都是金属,但钢结构是厚板钢材,技术不难,难的是加工设备。切十几毫米的碳钢管材,过去等离子根本切不动。要做这个,必须上激光加工。
此外他发现,出货量也在拖他的后腿:原来的设备加工效率太低,订单多但消化不了。偶尔因为某个产线上的工人辞职或者请假,连按期交付已有订单都难以保证。
人员是最难管控的。“我宁愿去管控机器,也不想去管控人员。”李玉明说。
再想远一点,他觉得机器代人一定是未来趋势。尽管地处西北,但李玉明关注到,东部沿海城市的一些企业已经涉足无人车间。未来的竞争是谁的人员最少,机器最精良。“到那时候,不是发展的问题,而是生存的问题。”

△李玉明正在指导工人操作设备。

谁说不是呢?论生存,市场如战场,兵器的好坏关乎胜负;论发展,工具十分重要。而激光加工设备就是会下蛋的鸡。
想明白了这些,李玉明说干就干。

寻找会下蛋的鸡:
TS65面前动了心 ,售后吃下定心丸

一台质量过硬的激光切管机动辄售价百万,李玉明对情况又不熟悉,寻找合适设备的过程相当漫长。
一个兰州当地卖切管机的朋友,建议他去看宏山激光的设备,“这一家足够了,看其他的也是浪费时间”。
他很快直奔西安,考察宏山激光的真机。让工作人员给他现场演示切工字钢、 U型钢。“切出来的精度、速度,各方面都在我们的预判之中。”
但李玉明还有其他的顾虑,这么大的设备、这么重的投资,包括他在内,公司没有一个人有操作经验。机器买来之后,会用吗?操作不当,出现故障该怎么办?
和大多数广告标识制作公司一样,腾达壹品也是小本经营。激光切管机是一笔很大的投资,一旦机器工作过程中遇到问题无法解决,不仅影响生产,还会形成一笔重大负债。

△激光切管机对腾达壹品来说是一大笔投资,因此格外关注品质与售后。

为此,李玉明花了很多时间侧面了解宏山激光的设备配置和售后。在上海工业博览会,宏山激光的人员和他说,购买机器后须派人员到广东总部参加半个月操作培训,培训考试合格后才能持证上岗。李玉明觉得,这家企业有点较真。
但真正给他吃下定心丸的还是售后。宏山激光承诺售后服务电话7*24h全程在线并即刻反应,机器使用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找售后维修人员。他后来为数不多的几次寻求售后帮助,无论多晚,售后人员都会很快上门协助问题解决。
最终于2020年底,李玉明在多方考察之后购入宏山激光TS65切管机。

一次疫情,一台设备:
成功实现弯道超车

受疫情影响,2020年行业订单普遍减少,李玉明察觉出机会:这时候引进设备,可以在不耽误生产的情况下度过磨合期。而等到疫情结束,腾达壹品的实力与一年前已不可同日而语。
为此,他受到过同行的质疑,认为他在铤而走险。但是现在,实实在在的成绩最有说服力。
加工能力的提升最为显著。材料的范围一下子扩大了,无论是铝管和不锈钢管,还是厚度十几毫米的碳钢管,包括异型的工字钢、 U型钢、角钢,腾达壹品都能加工。

不光是加工范围变大。“同样的材料,加工精度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。”李玉明感慨。加工后的零件,毛刺再没有出现。拼接的精度也相应提高,误差在0.1毫米之内,呈现出来的效果是,“两米之内你都看不出拼接口在什么地方。”
除此之外,李玉明最满意的是省人工。以前完成10根管子切割下料,是3个工人一天的工作量,现在TS65切管机可以自动上料,无需人工的情况下15-20分钟全部完成。
节约出来的时间和机器不能浪费,李玉明开始涉足钢结构加工,计划投产桁架。在兰州,桁架的需求量大,但主要从外地进货。李玉明看准这一商机,“如果本地生产,更有价格优势”。

23年标识加工从业,李玉明积累下来的是兰州本地的人脉,以及服务客户的经验和能力。做这件事,他有理由志在必得。
设备能兼容的材料多,开始有同行找腾达壹品代加工,只要机器有空他就接。李玉明是个达观的人,“大家共同发展,没有什么不好”。
未来逐渐变得明朗。因为按目前的态势发展,他估计这台设备很快会不够用。后续考虑再引进设备,“这样,现在这台TS65就可以专做厚管加工。”李玉明说。